江西省煤田地质局二二七地质队
 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精神文明 > 文艺之窗
文艺之窗  
 

泥土芬芳回乡路


 去年春节,我们选择到外面过年。

元宵节前夕,老家的妹妹打来电话,邀我们一家三口回家走走,妹妹妹夫在云南西双版纳打工多年,这次回来是特意建新房的。匆匆回乡,所闻所见,一点感触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马路修到家门口

早在二十多年前,我们回一趟老家,尽管不到一百公里的路程,但是紧赶慢赶,有时需要一整天时间。那时候,赣江上还没有修桥,要坐渡船回家,渡船一天只有三趟,下了船,就要靠坐“11路车”走回家。

这一次回家,我们是开着自家的轿车回家的。早已经修好的赣江大桥,把河对岸的村子连在一起,也把经济连在一起。

值得欣慰的是,村镇公交的出现,让我感到新鲜。妹夫说,现在上街有电动车,有摩托车,有进村的公交车,还有,他们村有五分之一的家庭都购置了小轿车,进城购物和去镇上当圩很方便。

记得早几年回家,我不敢穿新鞋子的,往往回家一趟,鞋子会被泥巴凃个“大花脸”。这次,我忐忑不安地穿上新鞋子,进村的水泥路干净平坦,适合行走的地方,都进行了水泥硬化,我的新鞋子没有机会接触到泥巴,这一点,超出了我的想象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村里村外忙建房

刚进村,就看到一排一排的新房子,百分之八十是三层半的结构,外面贴着瓷砖,门前是两根罗马柱,房子的结构,十有八九的图纸都是一样的,妹夫家的新房结构也是这样的。他说,做了新房的人家,要不就是在家里搞规模农业赚了钱,要不就是在外面打工赚了钱。我问他这三层半大概要花多少钱,他说,加上内装修算起来,就是一般的水平,也要六七十万,不然,这么大的房子,不投点钱,装修得拿不出手。

其实,他怀揣着这么多钱回来盖房子,也没有多大的必要。女儿已出嫁,儿子也在西双版纳成家立业,将来孩子们回不回来还是个问号。他说,农村人,有钱了,就是比人多,比屋大。做屋,是脸面上的事,在外面赚了钱,揣在荷包里又不会说话,只有做起了气派的新房子,人家才信服你的能力。

花去所有的积蓄建房子,他们也非常愿意,都在比着做高做大。在内部装修上,用上了金光灿灿的大吊灯,卫生间也格外豪华,有的还专门辟出了一个书房兼电脑房。说真的,家家如此这般地比赛着建这么大的房子,有点浪费。但是,现在一些农民有钱了,你不让他这么任性,还真不行。

妹夫说,原来的房子没有卫生间,设计得也不合理,现在在城市打工这么多年,还是觉得城市的房子经济实用。现在农村人盖房子,装修的风格一点也不比城市的差。

妹夫今年五十五岁,他说,在外面打工虽说比在家里种地挣得多,也挣得快,但也不是长久之计,年纪大了总是要回家的。回家好,街坊四邻都知根知底,心里踏实,到时候,孙子孙女在家里读书,他们就负责接送。

在他家菜园里,碧绿的雪里蕻,葱郁的“上海青”长势喜人,采摘着最新鲜的原生态蔬菜,乐在其中。

          思想观念变了

和妹妹聊天,我问她买了医疗保险吗?她说,现在村里人都买了“新农合”,万一有个大病,心里不急不慌,在经济上,也不会因病导致贫穷。我夸她有这个思想意识。她说,村里有人买了“新农合”,得了大病之后,真的得到了保障,农村人喜欢见样学样,他得了实惠,就像活广告一样,不买是傻瓜。要跟着国家的政策走,日子才会好过。她说喜欢看《新闻联播》和《经济半小时》,没事的时候也喜欢玩玩微信,上面的知识,够学的,顺着国家的政策走,不会出错。

这次回来,我发现这个濒临袁河的小村,美丽新农村建设卓有成效,村里的大街上装了太阳能路灯,添置了健身器材,还搞了一个篮球场,居然还看到了“农村淘宝”的门面。村子的大路旁边,不远处就是一个大垃圾桶,每家每户还有政府免费配置的小垃圾桶,带盖子的那种。吃完饭,我到村子四周走走,看到一群孩子在练习骑自行车。我故意观察了十多分钟,看孩子们把吃的橘子皮和糕点包装袋怎么处置。还好,他们没有随手乱丢,而是放进了垃圾桶里。

我有意打听村子里的卫生,原来是村委会安排专人打扫。早十几年前,农村的垃圾就是瓜皮果壳的,单一化,可以运到田地里当肥料或自行消化。现在,随着塑料制品的普及,农村的生活垃圾不可小视,垃圾的回收是个新问题,这个村子的做法值得学习。

妹妹邻居家今年春节就带回来一个山东媳妇,他家的女儿也远嫁到了广东。原来的婚恋观念早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,不光是自由恋爱,而且因为打工、因为网络等原因,婚恋的对象也来自五湖四海,以后孩子走外婆家,怕是要坐火车和飞机了。不过,听说男女双方距离越远,生出的孩子越聪明,转念一想,这也是为人口优化做贡献吧!

           渐行渐远的旧农具

随着机械化的普及,现在农村养牛的几乎没有了,养猪的也寥寥无几,田地的耕作主要是靠机械化。那些原来的打谷机、铁耙、铁锨、锛镢、砻、独轮小车等,都渐渐淡出视线,有的家庭是彻底不用了,我看到路边堆了些不用的农具,不知道是不是会有人来收购,还是一时没有地方放,等着它腐烂。在我国,农业、农村、农民的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传统的农耕生产生活方式,退出了大众的视野,有的农具被毁损和消逝,渐渐地被人遗忘,有些手工工艺后继无人。

炎帝始作耒耜,教人农耕,栽种稻米,奠定了农耕基础,才有大地的五谷丰登。我心里忽然有这样一种想法,如若在村里建一个乡村农耕文化展览馆,选一些品相好的农具归拢在一起,让孩子们看看原来的生产物态载体,也是典藏乡愁的一个好地方,应该是可行的。

            乡村学校的教育亟待加强

在村里行走,我更多的是以一个外来者的好奇和敏锐,想和这个村子有更多的交集。问旁边一个长得英俊秀气的男孩在哪里读书。其实,这个村的村西南就有村小学,我的潜意识猜测,他应该就是村小学的学生。他奶奶接过话茬说孙子在县城读书,乡里的教育质量比不上城里。他爸妈在外面赚钱也是为了孩子,能让孩子读最好的学校,做家长的觉得心里舒服。

我又问,那平时孩子的接送怎么安排,孩子奶奶说,她常年跟着孙子在学校旁边租房子住,目的就是为了孩子读书。儿子和媳妇在外面打工,过几年攒了钱,也在城里买个学区房。她还说,在乡下,有一点办法的,都是这样办的,做家长的也喜欢学样跟样,要是农村学校的教育质量和城里一样,还是在身边读书更方便。

我算了一笔账,村里建一处房子,城里再买一处房子,占了双倍的社会资源,虽说是促进了当地房地产市场的火爆,但是,也是资源的浪费,不知这些现象是好还是不好。

          土坯房成了稀罕“屋”

村子的老房子,特别是土坯房几乎看不到了,这是好事,证明现在农村富余了,各家各户都有能力建新房了,不过,另一方面,随着土坯房的稀少,浓郁的乡愁也显得势单力薄。

农村的危房可以拆掉,利用原来的土地做新房子,但是,不是危房的,要有所保留为最好,留下农村发展的印记,让将来的孩子看看,原来的农村是什么样子的。社会在发展进步,但是,乡村还是诗意栖居的梦想家园,是实现人类宜居和生态文明的重要载体,如若留几栋土坯房,成为人们深情守望的精神家园,也是一件好事,“有乡可还”,本身就是一种幸福和慰藉。

匆匆回乡,可能看到的只是表面现象,但是吃着可口的家乡菜,嗅着油菜花的芬芳,倍感亲切和温暖。从乡亲们的言谈话语中,我能感受到他们的幸福和满足,也能感受到他们的淳朴、善良和真实。农民富裕之后,最缺的就是精神文化生活。文化建设和美丽新农村建设如何衔接,如何做到有的放矢地扎实推进,是乡村建设新成效的大事。如果村干部在乡村文化生活建设、养老观念和子女教育方面,对村民正确引导和帮扶,让他们既是参与者,又是受益者,村民们的幸福感会更好。

(张昱煜)

[ 打印 ] [ 关闭 ]